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财经 > 正文内容

珠江不是一条江——读《望鹤兰》想起的

作者:admin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22-06-21

  “我喜欢你的傻气。”他认真地说,“女人都爱打扮,从外表到精神都会打扮。只有你,毫无矫饰,浑然天成。难道珠江水是另一类河流?”沈山开玩笑地问。

  这位沈山显然未到过广东,对珠江并不了解。这句话也勾起了我的一段记忆。珠江水确实是另一类河流。珠江不是一条江,珠江就像她的名字,犹如一串珍珠,撒向南粤三角洲,又由条条河道把它们串连起来。这条水做的珍珠项链,就是美丽的珠江。

  犹如2002年,与成都作协一行去广东。时值初夏,气候宜人。列车在南粤绿色原野上驶行,车窗犹如取景框,放眼望去,车外变幻着多姿的南国风光,美不胜收。

  临行前曾查阅地图,已知三角洲河道密如蛛网,港汊纵横,犹似江南水乡一带。蛛网中,有好多条醒目的大动脉,一时不知其名。当我们离开羊城见到的第一条大河,从广州大桥下流过,水面宽阔,河中大舟小艇,百舸争流;沿岸高楼林立,气势恢宏。不用说,这就是穿城而过的珠江了。从小学的地理课本中,我早已熟知这条南国第一大河。

  当车过番禹,又经一桥,我问陪同的主人,下面这是哪条河。答曰:珠江。我以为珠江是绕道经过这里。及至东过顺德、中山、斗门……都有宽广的河道,壮阔的大桥,问起那桥下奔涌流淌的河水,叫什么?哦,又是珠江。如此者数次。直到最后我们也开起玩笑,指着看到的一条 大河问:这叫……,然后一起回答:“珠江!”主人则颔首,于一旁微笑称是。这便叫人诧异了,因为从那河流不同的走向来看,它们分明不是从广州蜿蜒而来的呀!

  没想到主人反而鼓励我们。不错。他笑着连连点头称是:它们就是珠江,它们都叫珠江。

  我终于听明白了他的广东普通话,恍然大悟:原来,珠江不仅仅是一条,珠江不止有一条江!换句话说,南粤大地这些分属我国南方大河,如西江(有著名的词牌名“西江月”)北江、东江及其干支流,众多河流统统叫做珠江。怪不得左也珠江,右也珠江。初次访粤,最深的印象,便是“又见珠江”。

  我是生于长江边的人,我家曾在岸上住。长江和它的支流可不是这样的规矩。长江就是长江,雅砻江就是雅砻江。岷江、嘉陵江、乌江、湘江,直到赣江、黄浦江……长幼有序,泾渭分明,从来也不会混为一谈的。

  轻车疾行,穿梭于珠江港汊数组的域面,我兴奋于自己地理常识的这一收获。从经济发展上看,“珠江不是一条江” 正是这个三角洲的繁荣之路。广东人思想解放,得风气之先,国家、集体、个人一起迅跑,发展之快在大陆首屈一指。这“不是一条”的珠江,给广东造就了大可回旋,有所作为的广阔天地,也给他们平添了不被框框套住的精明思路。

  往昔有珠江之子康有为、孙中山,开近代中国变法维新、革命图强之先河。今有广东人顺应潮流,醒目务实,广货北伐,粤语走天下。创造和增值,一如珠江水系纵横交错,日夜奔流不息。它以前所未有的步伐,向我展示了日新月异的景象——繁荣。

  一连数天的兴奋、感慨,直到飞落盆地,有种战场归来的感觉。锦江河畔,这里的黎明静悄悄,它当然也是一种美,却忽然让我觉得若有所失。我想,我是喜欢上那“不是一条”的大珠江了。喜欢它的阔大、深厚、星罗棋布;喜欢它的活力、宽容、生机勃勃;甚至连同那与之俱在 的嘈杂和无序,在我眼里也成了波澜迭起的滚滚春潮。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

更多